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以什么自傲于世

孟子是个很有脾气、很有个性的人,只要不合他心意的,不但一概拒绝,而且挺身斥之,毫不退缩,毫不犹疑,也毫不客气。有一次,齐王召他,他不去。齐国大夫景丑责怪他,说“君命召,不俟驾”,你听到王命却置之不理,不合礼节。孟子引用曾子的话说:“晋楚之富,不可及也。彼以其富,我以吾仁;彼以其爵,我以吾义,吾何慊乎哉?”这段话是说,晋国楚国的富足,那是我远远望尘莫及的。他们以自己的富足为最大的凭借,我也有我的凭借,我的凭借就是“仁”;他们以自己的爵位为最大的资本,我也有我的资本,我的资本就是“义”。既然我也是这样的雄厚而富裕,我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在《告子上》中,他又有着相同的意见,他说:“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那些官位,诸如公卿大夫之类的,不过是“人爵”,他们并不是世间最高的位置,在“人爵”之上,还有“天爵”,高于这些世俗的人眼中的禄位,那就是“仁义忠信”这些道德规范。拥有它们的人,远远地要比那些居于高官显位的人高贵得多。

孟子说这些话,应该是发自内心的,这从他一生的坚守和追求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在他的资产和拥有,在“后车数十乘,从者数百人,以传食于诸侯”的基础上博取更多的财富,那是很轻易的一件事;以他的学识和凭据,捞个某个国家的“公卿大夫”,那是不费吹灰之力。但他志不在此,所以不屑一顾。他有着自己的骄傲,正是这样的骄傲,让他以一种傲然自得、睥睨天下的姿态,从容地行走于列国。在孟子,他觉得,他有着雄厚的别人难以企及的资本,正是这个资本成为他的至高财富和至高爵位,那就是“仁义忠信”,他信奉的是这些,研究的是这些,推广的也是这些,相比这些人间最为高贵的信条和操守,国君大臣,不过土鸡瓦狗而已。一个人,以他的信仰和追求,而不旁借于别人,天然自足,以此为生,而又俯视天下,化育百姓,关怀民生,肩负士人最高的责任,“仁以为己仁”,足可傲世当代。侮辱、怀疑、打击、谣言、毁谤、嫉妒,对于一个虽为布衣而贵高天子的人,如同蚍蜉撼树而已,根本不用放在心上。千载以下,仍然让人欣慕不已,向往不已。
一个人行走于世,自然要建立人之为人的尊严,这种尊严,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来自他的拥有,他的资本。因为有了这种尊严,一方面,他可以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实现生命的价值;另一方面,他也可以凭借这些来获得物质上尤其是精神上的富足。拥有也好,资本也好,无非是两个种类。一种是外在的,一种是内在的。

那些外在的,包括地位、名誉、财富等等。这些东西的存在有着它的重要价值:它可以让一个人为了这些而奋斗,不至于感到生命的空虚和无聊;它可以让一个人在寻求这些东西的过程中,获得精神上的振奋,不至于成为行尸走肉;它也可以让一个人在世俗的评判之下获得某种尊严。但哲人分明看不起这样的人,究其原因,却是这中间的大部分将它当作了人生的目的,而不是手段。倘若是手段,那么,在深味这些东西的过程中,在追索这些东西的历程里,应该探寻更为深广的人生的意义和生命的价值,最终的鹄的,却是认识至道。对这些东西的把握,也就是通向至道的途径而已。而如果当作目的,那一个人就成为外物的奴隶,也就容易被物所役。一个被物所役的人,能有什么高度和深度呢?能有什么担当和责任呢?能有什么胸怀和眼界呢?而像孟子这样的人,就是摆脱了物质的挟持和荣誉的干扰的人,他的内心,有着雄伟的抱负;他的眼光,有着穿透的伟力;他的担负,有着天下的大任。而哪怕是这些,也是外在的。而支持着这些的道义和精神,才是内在的。这就是他所说的“仁义忠信”。正是这些抽象的精神层面上的东西,使一个人在最大的程度上与另一个人有了区别。外在的东西,哪怕存在着你的莫大追求,也是被赐予的,被赐予的东西,自然也可以被剥夺。而内在的东西,却是什么也掠夺不去的,什么也损伤不了的,他只属于你自己,是你通过孜孜不倦的追求得到的,是你通过刻苦磨砺具备的,用庄子的话来说,这些东西“物莫之伤,大浸稽天下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它浑然全备,完整无隙,自在圆满,支撑起了一个人强大的精神领域,而这个人就是这个领域的君王,外在的一切,都在他的宝剑之下。

所以,哲人说,看一个人,不看他行事如何表现,而要看支持着这些表现的动机和态度。君子和小人,义士和恶徒,善人和坏人,在许多方面存在着极为相似的地方,但他们的出发点却不同,原因就在于他们内心所操持的东西不同。我们坚决地相信,哪怕一群人做着同样的事情,哪怕这些事情的效果也是相似的,但剥开这些东西的表象,我们会看到截然不同的精神领域;我们坚决地相信,人与人之间是有着巨大的区别的,那区别不啻喜玛拉雅山与马里亚纳海沟之间的距离,哪怕他们长得再相似,做得再相似;我们坚决地相信,那些以权势、以地位、以荣誉、以财富俯视他人的人,更显现出他们的不自信和卑怯。
一个人,最终傲立于世的东西,就在这个人的坚守之中,就在这个人的内在精神世界之中。他用于影响世界的力量,就是从这中间生发出来的,而当他达到如此境界的时候,哪怕推动世界的力量,也只相当于他轻微的呼吸。这就是孟子告诉我们的道理,它是孟子的勇气所在,也应该是我们继承和发扬的东西。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后感大全 » 以什么自傲于世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