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唐宋诗词中的缤纷往事 -东美之死

东美之死

  薛宜僚在会昌年间担任了左庶子,充任新罗册赠使。他本来打算从青州渡海,结果天气不好,船只多次遭到大风雨,好不容易到了登州后又被风吹回了青州。他就停留在青州整整一年。这中间,青州的节度使乌汉贞对他很是优待礼遇。有一次,薛宜僚在宴席上碰到一个叫东美的歌妓,薛宜僚对她很是钟情,乌汉贞就把那个歌妓安排到薛宜僚住的驿站里。薛宜僚将要离开青州时,告别的筵席上他情不自禁地呜咽流泪,东美也依依不舍,泪流满面。薛宜僚就在宴席上写了两首诗:“经年邮驿许安栖,此会他乡别恨迷。今日海帆飘万里,不堪肠断对含啼。”“阿母桃芳方似锦,王孙草长正如烟。行云行雨今辞梦,惆怅欢情却一年。”薛宜僚到了新罗后,册封礼仪还没有举行,便生病了。他对判官苗用说:“我为什么不断地梦到东美呢?”过了几天他就死了。苗用以使者的身份举行完仪式之后,带着薛宜僚的棺材回到了青州。东美听到消息,请假后来到了驿站,她穿着白色的丧服祭奠号哭,走上前去抚摸着棺材,悲伤而死。

  (《诗话总龟》)

(评述)金章宗泰和五年,公元1205年,一个十六岁的书生赴并州(今山西太原)参加科考。在半道上,他碰到一个抓捕大雁的人,这个人给他讲了一件自认为匪夷所思的事情:这天早上,他去捕雁,一只雁被逮到后由他杀了,剩下一只侥幸从网里逃脱但悲惨地啼叫着不忍离开,盘旋许久,竟然从半空中直飞下来,投地而死。捕雁者的叙述在这个年幼的书生心里激起狂涌的情感波浪,他买下了这只死雁,将它郑重其事地葬在了汾水边,并在雁坟上堆累起层层石块作为记号,为它起名为“雁丘”。与他同行的大都是书生,被这情意深笃的大雁所感动,纷纷赋诗抒怀。这个十六岁的书生痴立良久,感慨万端,看着远方迷蒙渺茫的层云,随手写下了一首《雁丘词》,后来,他又匡定宫商,更词牌名为《摸鱼儿》: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这个书生的名字叫元好问,世称遗山先生。他的这首词,放在薛宜僚和东美的身上再也恰切不过。两情相悦,再见却已是人鬼殊途,极度痛苦之下,一恸而亡。这是典型的“生死相许。”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后感大全 » 唐宋诗词中的缤纷往事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