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雪天,去看老朋友

雪天,去看老朋友

   容儿

  一大早,竟飘起了向往已久的雪花。看,它们轻盈,细碎,在空中忘乎所以地陶醉于自己的舞姿中。

  忽然想,我该去看看我的那些老朋友了。在这样的雪天,他们是什么样子,他们在干什么?

  首先,当然是去公园了。

  于是,出门。落到地上的雪并不多,小区的地上,薄薄的一层,被车辆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像雪白的脆饼。

  向前走,空中的雪可是渐渐飞舞起来了。偶尔驶过一辆车,车灯还亮着,灯前的雪花就调皮地在光圈内乱挤,不禁笑这些顽皮的精灵了。

  行人很少,于是就自觉有王徽之访友的乘兴,有三顾茅庐的殷切,四望皎然,当缓行之。

  公园里,松柏依然碧绿,在这雪中更见精神。一年中最冷的天气里,它们能不变本色,傲雪凌寒。怪不得,唉!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腊梅的枝也是青青的,这青芽里,泛着粉红色的光泽,让人想到春天。

  湖里的水结了冰,冰上又加了一层雪。分瓣的梅花的样子还是那么美,不过这样的冰天雪地,只让人感觉到冷。真羡慕那老舍笔下的冒着点热气的济南的水!柳的枯枝也懒的照影儿了,亭子兀自立在湖中,等春来。大自然在冬天藏起了自己的生机,它在积蓄力量,等来年春风拂来,等来年春雨浑洒,等来年春虫鸣叫。

  依然有舞剑的人,颇有意味,有冰山侠客的韵味。不时有歌声飘来,浑厚嘹亮,与飞雪一起飘啊飘。飘舞的雪花挡不住人们的兴致!

  再往前,就该遇到那些出摊儿的小贩儿了,每常从这里过,这些小贩,虽叫不出名字,不知道姓啥,但每个人的脸庞,声音,早已是那么熟悉。这样的雪天,他们能出来吗?今天还能不能买到喷香的煎饼,热腾腾的煎包儿,还有燕麦粥……不出摊儿,他们就可以清闲一天了,但是……

  穿过公园,走进熟悉的街道,虽然冷清了,但卖菜的老妪还在,刚出锅的豆腐,热气升腾;烧饼摊儿退回到了屋里,却依然香气扑鼻;再往前,煎饼果子用苫布蒙住玻璃车棚,退到巷子里了,也或许在观望,看天儿能不能晴,看雪能不能停?家常早点的香味儿氤氲在飘飞的雪花儿中,香中便多了一种冷,一种清。煎包儿的夫妻俩可是没有出来,那豆浆牛奶的桶裹着更厚的棉被,我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那女子见我的模样,赶忙站起来,要招呼,谁知我却走开了,我知道,身后是那个卖豆浆女人的失望的目光。这个飘雪的早晨,这个岁末的早晨,这些忙碌的人。不知怎么,脑子里又蹦出了那句: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生活不易!

  急匆匆,敲响朋友画室的门。

  这是一个特殊的朋友,清高,孤傲,性情中人。是那种很投缘又不愿多交往的朋友,说不清理由,大概是因为有太多相似,不愿从她那里看到我的影子?也或许因为不愿惹太多的事情?(她行事怪异,会拖人办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我也常怕她拖我一些异想天开的事。)但,今天,特别想去看她。特别特别想!

  进得画室,果然,友人正在临摹山水画。长桌子上铺着宣纸,山水的轮廓已清晰,还需皴染。墙上是几幅相同的画,急切地问我,哪一幅好。我哪里懂得!只是喜欢她的单纯,她的专注和痴迷。她痴迷于画,甚至每天下午一直等别人都下班了,她还在画,痴迷到忘了时间,忘了家人,忘了自己。

  我看着她的脸,依然瘦小,不过比起夏季,圆润了一些。头发乱蓬蓬的,落肩短了,一看就是嫌麻烦,自己一剪刀解决的;衣服呢,简直难以忍受,什么“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粗缯大布只能让人难看。厚厚的棉衣裹着她瘦小的身躯,棉衣简单,可以忍受;而多皱!让人憎恶。她怎么就这么不注重自己的形象了?一个女人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呢?怪不得人们说,作品与长相成反比呢!取暖设备是一台电暖,搬过来搬过去。画笔啦,花草石模型啦,都依然变换着不同的种类。整个画室,怎么说呢,雅趣倒是有,高雅,但凌乱。

  乘兴不约而来,尽兴不辞而别。

  为她感叹,艺术丰盈着人的精神世界,但艺术连接的又大都是清贫。

  也为自己慨叹,看朋友,又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一边欣赏着自己的执着,一边又讨厌着自己的样貌。一边执着地走,又一边清醒地怕。

  真的需要,“岁寒,松柏之后凋”啊!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后感大全 » 雪天,去看老朋友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