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童伟格《西北雨》摘抄 -我们用每句话一出口就注定过长的方式说话

我们用每句话一出口就注定过长的方式说话,好像每句话都是遗言。我们不动问,不期望,似乎对想说点什么的我们而言,每种酣畅的快乐都显得故作天真;每种无可抑止的悲伤,都来得那样矫情。仿佛眼前仅剩的,是一张用来写遗书的白纸,而我们那样慎选字句,迟疑、无言,直到命之所终。因为再热烈的话语,都不过是我们对世界的,生疏的证言。因为时光快疾越渡平野,每日每夜,“敬启者:”我们潦草涂写,“世界太大,我无处可去。”

?丨童伟格《西北雨》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后感大全 » 童伟格《西北雨》摘抄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