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白先勇《孽子》摘抄+赏析 - 我的眼皮渐渐重了

我的眼皮渐渐重了,我转过了身去,脸向着墙壁,矇了过去。在睡梦间,我感到俞先生的手搂到了我的肩上。

“俞先生——”

我惊醒过来,身子往里面挪了一下,俞先生那只手仍旧搭在我的肩上,他的掌心温温的。

“俞先生——对不起——”

“青娃儿。”俞先生柔声唤道。

“俞先生——真的对不起——”我的声音陡然颤抖起来。

“那么——你好好睡吧。”俞先生迟疑了片刻,他的手在我的肩上轻轻拍了两下,终于抽了回去。

“俞先生——我——”

一阵不可抑止的心酸,沸沸扬扬直往上涌,顷刻间我禁不住失声痛哭起来。这一哭,愈发不可收拾,把心肝肚肺都哭得呕了出来似的。这几个月来,压抑在心中的悲愤、损伤、凌辱和委屈,像大河决堤,一下子宣泄出来。俞先生恐怕是我遇见的这些人中,最正派、最可亲、最谈得来的一个了。可是刚才他搂住我的肩膀那一刻时,我感到的却是莫名的羞耻,好像自己身上长满了疥疮,生怕别人碰到似的。我无法告诉他,在那些又深又黑的夜里,在后车站那里下流客栈的阁楼上,在西门町中华商场那些闷臭的厕所中,那一个个面目模糊的人,在我身体上留下来的污秽。我无法告诉他,在那个狂风暴雨的大台风夜里,在公园里莲花池的亭阁内,当那个巨大臃肿的人,在凶猛地啃噬着我被雨水浸得湿透的身体时,我心中牵挂的,却是搁在我们那个破败的家发霉的客厅里饭桌上那只酱色的骨灰坛,里面封装着母亲满载罪孽烧变了灰的遗骸。俞先生一直不停地在拍着我的背,在安慰我,可是我却愈哭愈悲切,愈猛烈起来。

?丨白先勇《孽子》


精彩点评:

1,《犬之力》主演本尼迪克与科蒂采访: “但不幸的是,我们所处的时代,在很多场合、很多领域中,仍是严苛的、压抑的,武断狭隘的、充满偏见的,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来源。”

2,希望那些青春鸟永远生活在安乐乡

3,对这段印象最深,阿青身上的那种自我罪恶感好重。

4,对这段印象最深,阿青身上的那种自我罪恶感好重。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后感大全 » 白先勇《孽子》摘抄+赏析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