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黄锦树《大象死去的河边》摘抄

那青年,其实人已在数十英里外的小镇。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在简陋如棚子的车站不由自主的买了车票,上了火车,窗外的景色向后移动。好像有一阵风推著他走。整趟旅程都好像是一场梦。他经历得多,但记得的少。记忆像风中蝴蝶黄色的羽翼,飞舞的碎片。他记得风雪,樱花,苹果,伏特加,俄罗斯人狼一般浓烈的体味。上了一艘邮轮,横渡大洋。茫茫的海平面没有边际。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会忘记拎起那沉甸甸的旧皮箱,好像是它,而不是别的什么驱使着他行动。好像它是他的记忆。他的意志。但他其实并不确切记得那里头装了什么。是那皮箱,要他到那处墓园,去见那烬余重生之人,交付一个物件,及一句台词。老人的回礼他郑重的收进了皮箱,礼物之一是一节泛黄的指骨,是他前一次死亡留下来的纪念品,上头的指甲还在极其缓慢的成长着。另一件是花苞状的陶瓶,鼻烟壶大小,木栓封口,盛着泥土。然而他也不记得了,此后左手无名指没来由的隐隐生疼,让他误以为是某次赶上车时被车门狠狠夹了一下。

?丨黄锦树《大象死去的河边》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后感大全 » 黄锦树《大象死去的河边》摘抄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