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朱天心、唐诺:文学早已不再是人生的基本事实》摘抄+赏析

问:作为小说书写者,你对自己的自我要求是怎样的?

朱天心:每个阶段大概不同。二三十岁的时候,我觉得如果能把自己当成一面镜子,擦得亮亮的,一点都不折射,不是哈哈镜,不是凹凸镜,真实客观把现实反映出来,就是无限大一个功德了。

再到某个阶段,会觉得你不要装了,你毕竟不是一个镜子,你是一个生命,有感情有想法有个性,有自己对现实的关心。有的人可能活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可以生活在自己的小空间里,但是我不行。现实对你不断干扰,你也不能不理它。所以我在四十左右,觉得就算自己是一个哈哈镜凹凸镜,那也称职地表现它吧。只是差别在于,你怎么样可以把你的执拗和偏见发声出来,而且可以说服别人。

等到五十的年纪,我给自己的要求是,除了能说服别人,这个过程还应该是赏心悦目的,是好的文学作品,有好的艺术形式。不晓得到了六十七十之后,会不会我连装都不想装了,就想做个传教士。觉得生命有限,秒针在嗒嗒响,有很多想说的话,但是怕时间不多了。有些了不起的作家,比如托尔斯泰,前面的小说成就已经这样大,可是到最后——尽管他已经很长寿——还是觉得时间不多,赶快要把自己最后相信的东西说出来,不假装不虚构。我也不晓得自己有一天会不会这样。

?丨朱天心、唐诺:文学早已不再是人生的基本事实(《三联生活周刊》·独立阅读报告)


精彩点评:
我的天哪,我一直感觉朱天心永远二十岁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后感大全 » 《朱天心、唐诺:文学早已不再是人生的基本事实》摘抄+赏析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