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黃碧雲《無愛紀》摘抄 -楚楚想二十年的婚姻生活

楚楚想二十年的婚姻生活,如果讓她明白了甚麼,竟然就是可有可無。這時她心頭一霎:忽然明白,母親說死了都不要和阿爸合葬的意思。不是不愛更無所謂厭恨,只是可有可無並且已經夠了。影影老罵她,阿爸拋棄你你還對他那麼好,你真沒用。影影還年輕,影影不明白;楚楚揚手撥了撥發——影影不明白生之醙酸的氣味,隔宿酒一樣懨悶但並非不可忍受,也就忍受下來了,到後來甚至不覺得在忍受。楚楚不覺得她在縱容米記,兩個人的事情都半世人了千連萬連,不是拋棄不拋棄、有感情沒感情可以說得明白。即使像影影著她那麼決絕,從此不見不聞過去不想不提,過去的日子還是淺淺的在她生命裡有凹痕,畢竟那就是她所曾經有過的日子,怎樣的秘密無人得知,她還是清清楚楚的知道。米記曾經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她無法抹平。她對她生命裡的痕跡,不一定是傷痕但讓她的生命變得粗糙與沉靜的,她都有憐惜之心因為她也曾何其細嫩,雖然她已經記不得細嫩的具體內容,只是一種感覺,每一件事情都來得太強:光太光,熱太熱,難堪的無論她怎樣轉臉,她還是非常難堪。細嫩生活,離她已經非常遠了。到如今世界離她一個光年遠,誰跟她說一句話她老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老爸死了她就告訴自己說老爸死了,不覺得特別傷心,只是皮膚一點一點的拆裂,一邊走路一邊頭屑一樣跌了一地,她知道她走著走著,皮膚掉光只是光嫩嫩的一個人,那時候刺痛才觸著她。有個女子時常打電話到家來找米記,她都沒問過,一樣叫他聽電話。她想只要他不太過分,她也就隻眼開隻眼閉,夫妻這回事也像做戲,做一場戲給別人看自己也湊興看著,從喜宴開始就是做戲,過年過節回他阿爸阿媽家又回自己阿爸阿媽家,每次都跑兩臺吃的菜幾乎一樣,都是冬菇髮菜蠔豉,白切雞,蒸石斑,一樣說好吃好吃吃完又搶著入廚房洗碗才是好媳婦還不是做戲。當初結婚時沒想過原來是做戲。這場戲她可以做得下去,只是米記做著做著分了心。

?丨黃碧雲《無愛紀》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后感大全 » 黃碧雲《無愛紀》摘抄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