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写一首自己的歌

听到“关关睢鸠”的吟唱,我们自然地会回到那个久远的“诗经”时代,似乎能看到那个辗转反侧、夜不顾寐的小伙子焦灼的深情;听到“北方有佳人”的倾诉,我们自然地会看到那个飘渺如孤鸿的美丽的倩影;苏轼的《水调歌头》今天仍变了旋律出现在“同一首歌”上,而柳永因为写了《望海潮》一曲而引起金主完颜亮“立马江南第一峰”的传奇就写在史册上。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歌曲,为众人喜闻乐见,为众人到处传唱。而今天,透过那样的歌曲,我们仿佛还能听到那个时代的心跳,还能把握那个时代的脉搏,它沉淀,但不死亡,它寂静,但不消失。因为被广大人民喜欢的歌曲注定是不朽的,因为虽然物质生活变了,但人性并没有多大改变。

是的,人性并没有多大改变,因此,你也有着与我们的先民们性质相似的向往,相似的忧愁,相似的期盼,相似的苦恼,你也应该学着向他们一样放歌,在温暖的春日唤醒你身体的某部分的时候,在轻似梦的细雨打湿了你的衣角的时候,在成功的欢悦注满你的心灵的时候,在艰辛的付出得不到回报而失意的时候。

你听过许多的歌,你也会唱许多的歌,在平日里,你会不由自主地哼唱一些熟悉的歌。如果细加品味,那些适时地出现在你的喉咙里的歌正代表了、反映了你当时的心绪。如果你是高兴的,那节奏就是欢快的;如果你是忧郁的,那旋律就是低徊的。你的欣悦随着清亮的音符升华,你的忧伤随着低沉的曲调消释。唱歌是我们的祖先倾诉、排遣心事时的最佳手段,而对于你,则也成为一种有益的保护。通过歌声,你既不至于得意忘形,也不至于垂头丧气。你在歌声中找到了正确的处世方式和从容态度。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那些本来由别人填词、别人谱曲的歌已不属于作者自己了,它在那个你需要的时刻已经完整地属于你了。无论是远到周代时一个菜薇女子的歌调,还是近在当代一个大红大紫的歌星登台的唱颂,都在你那儿找到了合适的沃土,生根发芽,与你自身合为一体了。你唱出来,就是你的歌,就带着你的情,诉着你的意。

当然,那都是由他人写的,其实,你也可以自己来为自己写一首歌,一首纯粹地属于自己的歌。

无论怎样的歌,总有些意味不为自己所有,无论怎样的歌,总难表达你心中的幽微之处。你才是真正能读懂自己心事的人,那么,为了心事的宣泄和表露,应该自己动手来写一首歌。

回望来时的路,往往是一首歌曲代表了你人生的一段。那首歌曲就像裹了灰的种子,深深地种在你的脑海里,虽然你后来因为心绪和生涯的改变而抛弃了它喜欢上了另外的,但当那首歌曲响起来的时候,你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夏日的午后,那时绿树阴浓,一只蝴蝶正翩跹着飞过那道不可逾越的篱笆。

回首来时的路,往往一首歌代表了你当时的追求和向往。它长久地处于原地,就像童年屋外田地里的金光灿灿的菜花,永不老去。你每次回头探望,它都在原路。它记载着你当时的幸福、天真,也铭刻着你当时的仰望、焦灼。你再一次地哼起它,倒不在于重新拾起那些理想,而是会为你自己所感动——原来自己也曾有过那么美好的心愿,原来是那些希望支撑着自己就这么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原来回忆还能带给我们这样的好处,它会让我们回观今天,并且拂去今天的忧伤和疑虑,鼓励我们开始再次的起程。

有了一首歌作为见证,我们就会真实地知道我们曾经欢乐过,也曾经痛苦过。每一首歌都是我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段。能为别人写一首歌的人,是真心地能体会到别人心底的哀与痛的人,能为自己写一首歌的人,则是能将自己的生命内化和沉淀的人。写与不写是不同的,不写的人照样那么过,但少了份记忆,少了份证明;写了的人,则多了份回忆,多了份安慰。

在写这首歌的时候,你会深味这时的情感,将它一再地咀嚼;你会用心地遣词造句,力求找到最合适的语言来表达;你也许不会用心地考虑如何开头和如何收尾,但你肯定会在那时反复唱起谁也听不懂的呓语。因为只有那,是属于彼时的你的。那是你行走的姿态,用放飞音符的方式,用唱响旋律的形态。同时,那也是你的创造,既在创造一种表述方法,也在创造你的生活。

不要把写一首歌想得过于复杂,那些流传到今天的古代歌曲都是通俗的,那些能被喜欢它的人传唱的歌曲也是通俗的。在那个或者细雨飘洒、或者落叶翻飞的日子里,当自然最柔软的表象触动你某处的时候,当你敏感的心灵忽然被忧伤或欢乐充满的时候,你借着周围的景观,随意地填处几句词来,然后用最舒服的语调哼出来,那就是一首歌,一首最为自然的歌。从此,你的生命的一部分就会被定格在那个时段里,等将来你回头观望来路的时候,你仿佛仍能听到你当时放飞的那首歌,它是那么美妙,那么宛转,就响彻在来时的路上,与过去几千年那些声震寰宇的歌曲混为一片,不分彼此。那时,你可以充满哲理地回答别人这样的问题:这么长的路,你是怎么走过来的?你说:我是唱着自己的歌走过来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后感大全 » 写一首自己的歌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