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我有一杯酒,可以慰风尘

以往的文章像日记,就是一个自主的叨叨絮絮。

最近看了一些文章风格,想参考下,今天写点别人的。

(一)

在公募做机构业务的时候是2015年,正好碰上互联网金融最蓬勃发展的时候。响应总理的“万民创新,万众创业”号召,当时各种“互联网+”平台频出,牛鬼蛇神的互联网平台蹦出来了,打着“金融创新”的名号,搞好政府关系,融资一轮又一轮,理财利率高者甚至达到年化30%,即使有一些平台甚至成立了1个月募资1千万就跑路了,也没有办法阻挡各位老百姓们争先恐后买互联网理财的热情。

我就曾经碰上一个奇葩的客户。

一个三线城市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老板是一个拿着境外身份的创业者,胆子大,脑子活。作为一个互联网金融平台,就敢于配合当地公安局做活动,接连举办了各种“预防投资诈骗活动”,并以此作为平台轮动的广告,大意是告诉大家“我都陪公安搞预防诈骗了,证明我肯定不是诈骗!”作为一个从业者,大概看出来了这个互联网金融平台采用了超级债权人的模式,在当时政策允许的情况下,所有的协议都是和超级债权人签署,一个超级债权人的表内负债高达25亿。这25亿的负债都是当年的现金流,这类平台业务让这家公司的老板膨胀了:“老子可是拥有25亿现金的人!”

说来好笑,这个平台是我的客户;更好笑的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这老板听说了我们公募公司(头部公司),正好我也在面向互金平台做业务,直接送上门来了,一口气买了我8亿的货币基金。

那既然买了8亿货币,我就只能主动去接洽一下了,毕竟打开门做生意,来者都是客。

加了对方过去,自我介绍了一番,对方也自我介绍了:“你好,我是XX平台,负责业务的505。”我内心OS是“????”她再自我介绍:“我们公司采用军事化管理,所有的同事都是编号处理。我是505,我们老板的编号是001。”行吧,既然公司文化是这样,我也不好评价什么,谁叫人家有钱呢。业务接洽结束后,相安无事了一个月。

某一个白天,我接到了505的来电:“我想买你们公司的债券基金,买20亿。”我听了以后,感觉不太对劲,她想要买的是一个可交债可转债的债基,毕竟他们公司的经营方式我很了解,无非就是货币基金+固定收益的非标资产做资金池运作,但是一旦买了债券基金,任何一个回撤波动可能就是对他们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作为为客户深入的考虑,我在忍住完成自己业绩的吸引力的前提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拒绝了他们。

这下好了,她当天白天给我打了6个电话,都是要买入这只债券基金。越接受到这个疯狂的指令,我越是拒绝。完成自己业绩事小,他们盘子铺了这么大,我得保证平台的资金安全。高潮来了,在当天晚上11点半,505再次给我来电,一接上就听到对方嚎啕大哭:“你一定要让我们买进20亿债券基金,买不进我们老板就要明天炒了我了!”这哭喊让我都动容了,感觉孟姜女都没那么激动,我把电话放在半米远,连免提都没开,还能听到她的哭啼声。我还是小心翼翼的找了个理由:“不好意思,我们这支基金的盘子才15亿,你们20亿进来就是大额申购了,到时候连赎回都赎回不了。所以我们限制申购,你要买可以,买2000万吧。”我还对他们有负罪感,“对不起,2000万是我最后对你们保护的倔强了”。来回闹了半个小时,12点的时候她和我说:“明天我和公司2号要去你们公司。”这尼玛,2号都来了,别带打手吧?从业这么久,没试过黑社会来威胁我们买基金的,这不符合市场逻辑啊???

第二天,505和2号果然来了。我小心翼翼和领导说了这件事:“哥,我还年轻,你要不和我一块去讨教讨教?”领导一脸扭曲:“你要不设定一个快捷报警电话吧,我和你下去。”我们没敢带505和2号直接上公司,直接在黄浦江的一个咖啡厅见的面。

505和2号来了。505之前我见过,厦大本硕的研究生,行业应届生新手,长得一脸呆萌,我都不知道怎么能管理大资金的;2号是第一见,一看就是一个老实人。就两人,我和领导的报警电话放了下来。

一开口,还是那20亿债券基金的申购事项,他们说了来意,“你们的债券基金历史收益40%,我们想买。”乖乖,你们看历史收益都不看年化的??领导从专业角度,解释了什么叫年化,一通演讲后,对方2号抬头看了下咖啡厅的装潢,问了下领导:“你可以和我出去抽根烟吗?”领导听后,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把手里的快捷报警电话又抓紧了。领导说:“好,我们去阳台吧。”然后2号和领导在外面聊了15分钟,剩下我和505,坐着也无聊,闲聊:“嘿,怎么来的是2号,我以为你们1号会来呢?”505说:“1号在新加坡,他长期在国外。”我在感叹1号的自我保护做得好的同时,问了505推送他们1号的微信。添加后一看,自叹牛逼,头像是空白的,昵称是“天字1号”,东方不败都不敢这么直接。

2号和领导回来了,再寒暄几句,对方就告辞了。有惊无险。

我问了一下领导他们聊了啥,领导给我的回复更震惊了:“这个2号是新2号,刚来半年,前面有好几个2号都走了。这个新2号和我出去聊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觉得这家公司怎样。我秉从职业的角度告诉了他我对这家公司的负面看法,他沉默了半天,和我说,他要明天就辞职。”我听后笑了半天,感叹了半天牛逼。

这天后,大概2个月内,505也不再和我纠缠买债券基金的事情了。

2个月后,505再次和我提了一个要求,“我们天字第1号,想见你们债券基金的投资经理。”果然啊,该来的还是会来。这时他们平台在我们这里已经有超过10亿的基金存量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只能往上汇报大领导了,大领导听了后,虽然感觉客户也是荒谬,但是投资者还是投资者,该给的尊重还是得给,于是从资产规模的礼遇角度来说,约了总经理和投资总监去做接待。

毕竟是我本人的客户,后面发生了能让我社死的事情。

公司高管很注重客户招待,于是约了好景色好饭店,大家饭桌上好好聊天。天字第1号也彬彬有礼,介绍了自己是军人出身,一通寒暄后,进入正题。投资总监解释债券基金的投资逻辑,公司总经理解释了为什么不能让他们购买这个产品。一通好话说尽后,天字第1号做了一个让我在场社死的举止——他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往桌面上一拍,“我什么没有,就是钱多,这张卡里面有20亿,我出6亿,想买你们公募基金公司的51%股份!”

我当时脸都快扭曲了,回头看了下总经理、投资总监和大领导的脸,大家都是各种形状,大家估计都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豪横(且无脑)的民间资本,想要一次性要一家国企的51%资本。在场大家的修养都很好,总经理压制了最大的脾气,和对方解释了我们的国资背景,请对方谅解,我们无法接收民间资本入股。一顿饭吃的陈乏无味,我在场已经用脚趾抠出了三室一厅,还是180平那种。

饭局结束后,大领导对我吼:“你这什么鬼客户啊!!!”我也无奈,摊手:“送上门的,我也没办法。我也想挑,但是人家买的还是10亿的货币,我连拒绝的话术都没有。。。。”大领导想了半天,太有道理了,实在没办法说是我的问题,喃喃道:“这世界咋什么人都有?”

505后面和我说,天字第1号和我们吃完饭的第二天,又回去新加坡了,再也没提过买债券基金或者买我们公司的事。我心里才舒一口气,好歹大家都没啥问题。

后面一年多,505沟通也多,从怎么样进的公司,进了公司如何军事化管理,到后面怎么做业务。

2016年有一天,505和我说,他们公司不做互联网金融了,该做本地化互联网生活平台,资金要赎回了。我其实对这笔资金赎回倒也不是很在意,毕竟当时我有了更大的客户群,只是对他们不做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原因很好奇。505说,他们天字第1号算命,算出了互金业务再过两年,比如2018年,就会有灭顶之灾,他必须这个时候就转型,把赚到的钱套现了。当时听的时候我就觉得好笑,毕竟算命师傅就能让你们当时几十亿的总池子转型,你们1号也实在是迷信了。

505也就没有了联系。

在2018年,国家开始去杠杆,2019年,全国爆雷了将近1000家互联网金融机构。

2019年,我在帮一个互金朋友处理不良资产的时候,想起了这个平台的客户,产生了幻觉:“我尼玛,算命的这么准的吗???”

505他们公司,是我唯一一个知道成功功成身退挣了钱退出的平台。

(二)

“你永远不知道我为她做什么!” 每次和鑫喝酒的时候,他总是能喝个大醉,然后反复和我说这句话。作为只为了喝酒听故事的我,从来不会放弃这个挖掘新故事的机会——“你倒是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鑫是一家券商的投行人士。国内投行和国外投行还有点不一样,国外投行总是一副西装笔挺的精英样子,国内投行人士都是男生为主,经常就是casual范,恨不得把睡衣都穿出来,头发油得能滴出来,但是说起地方性夜总会声色场所如数家珍。

鑫是一个另类的投行哥们,不嫖不赌,唯一就是好酒。约出来就是酩酊大醉,然后掏心掏肺,声音大到恨不得大排档隔壁桌都能把他的故事听个全。然后他说完以后,总是会神秘兮兮和我再三强调:“我知心人只有你而已!我的故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别告诉其他人!”我心里也苦啊:“万一隔壁桌的人说出去了,我跳到黄河都洗不清。”

故事其实也简单,无非就是他在做一家企业的投行业务,对接了一个好看到不行的女生,然后好上了。女生怎么好看法呢,好看到一般男生和她在街上走着,周围的人回头率都会奇高无比,然后再和身边的人评论一番:“啧啧,这女的太好看了,和她旁边走的那的男的,一定特有钱。”就这种好看法。

然后故事也俗套,女生把他渣了。

其实每次讲到这个结局部分的时候,我都会反驳鑫:“你停一会,为什么你会有这个错觉,她喜欢你呢?”鑫到这个时候,也总会理直气壮的说:“她陪我吃饭,陪我看电影,陪我拖手,虽然没陪我去酒店,但是逢约必到,这难道不是女朋友吗?”对于现代社会来说,虽然陪去酒店也不代表是女朋友,但是长期拖手吃饭看电影,好像也像那么一个男女回事。我频频点头,“对啊,应该是女朋友了。”然后鑫这时候就会跳起来,两手一挥:“但是!她出轨了!和另外一个富二代跑了!还卷走了我的钱!”

每次这句话我听了就来劲了,让鑫展开讲讲。我这人的坏毛病,就是喜欢听一样的悲剧故事,然后自我激励生活是美好的。

来龙去脉三两句话总结,就是女生作为企业的上市办工作负责人,还肩负IR角色,自然会和鑫所在的投行对接的多,每天和鑫吃饭聊业务聊如何做估值,然后公司上市后,跟二股东结婚了。鑫觉得自己“我心本意对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所以不太平衡。

我认真想了一下,查了下这家公司的市值和前十大股东后,和鑫很认真的说:“好像,二股东又年轻又有钱,虽然你做了这笔业务,也算有点钱了,但是和他好像还差了两个零。”这句话没说完,差点被他一个瓶子爆头,幸好他没站稳,倒了。

看着他那么狼狈,我也不好意思继续刺激他。顺着他话题,“那你来讲讲,她是怎么卷走你的钱的?”

听了结果,我反过来想爆他头了。

这哥们牛逼,为了抱得美人归,作为项目负责人的他,把投行业务的应得收入,只报了一个项目团队盈亏平衡的价格。也就是他们整个团队,吭哧吭哧的干了一年半,公司上市后,连年终奖都只发了1个月。鑫的理解是,他为女生送了一个大礼,让女生在公司股东面前挣了个脸面。

我不得不感慨,爱情让人冲昏了头脑。

你自己报了一个不合理的价格,让人家公司股东省了一大笔钱,女生挣了脸面,然后和二股东结婚去了,你还在这里自我感动过头。

这果然是一个备胎的社会,不管你是清华北大毕业的也好,还是国外常青藤华尔街投行的也罢,面临好看的姑娘,都只是一个千斤顶的命。毕竟好看的姑娘千千万,有钱的老板三两只,投行不挣钱,更离老板十万八千里了。

每次听到这里,我感慨下幸好我自己不是做投行的,还不至于为了亏一大笔钱难过,毕竟我也挣不到一大笔钱。

然后我对鑫说,你能不能以后给我做业务也这么盈亏平衡法?他给我白了一眼,“你先把X机构的女生给我做好牵引吧。”好吧,金融行业还是无情的。

突然觉得这种写作办法,能有好多话题,而且故事写不完呢。

先自娱自乐一会吧。

——完,2021年11月14日2点44分于华侨城

通融通融一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后感大全 » 我有一杯酒,可以慰风尘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