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初秋夜晚的呓语

昨天下午四点,我闻到了今秋的第一缕桂花香,清冽的、淡雅的,冷不防地沁入我的脾肺。还没到盛放的季节,不浓郁、不艳俗,是清秋的清隽模样。
抬头看了看四周高大的黄山栾,已然有一串串鲜妍明亮的黄色垂下来,在青翠叶片的掩映下,张扬中收着内敛。
我和孩子们在2015年6月一起种下的樱花树,树叶也有半数成了淡黄或斑驳杂色,恐怕不待秋风起,也要翩翩坠地了。
看到这些的时候,我的包里背着马尔克斯。这是五月初买的那一箱中的一本。目前市场上能买到的马尔克斯,我尽收囊中,包括一些访谈录、演讲稿,比如《番石榴飘香》《我不是来演讲的》。用一位挚友的话说,我有些迷醉了。
读完《活着为了讲述》的时候,《百年孤独》也第四次回到我的视野。
朋友们都知道,很长一段时间,除了《礼拜二午睡时刻》,我对马尔克斯基本缺乏足够的耐心。但我喜欢他的眼睛,那双深邃、锐利、洞彻一切的眼睛,那双能一眼看到人的心里、穿透人的灵魂的眼睛。这样的眼睛,我还在梁朝伟扮演的易先生身上看到过。只不过,易先生的眼神闪烁着狼的幽光,有极强的侵略性;而在马尔克斯的眼神下,人是无从遁形的,只能老老实实地站着,呈现自己。
我也读陀思妥耶夫斯基,领略他暴风骤雨般的来自“罪与罚”的威压;也读加缪,想学着像个“局外人”似的冷眼待世界人生;还读川端康成,试图解开“睡美人”背后的人性心理……但他们都不能如马尔克斯般令我着迷。
大概,是因为我的生命也开始步入秋天的缘故。
我的头发频频泛白,我的肌肤开始松弛,我的齿牙有所动摇,我的视线日渐模糊,与此同时,我的心也悄然沉静。那些冗长的句子和段落,那些雷同繁复的名字,那些曲折的思想,那些晦涩的表达,都在我眼前明晰敞亮起来,读它们,仿佛在抚摸人生最美丽的纹理。
是的,穿过皮肤,抚摸肌理。

米喜的院子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后感大全 » 初秋夜晚的呓语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