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作为榜样的母亲 -王阳明

大名鼎鼎的王阳明的父亲叫王华,曾经中过大明王朝的状元。王华的母亲岑夫人是怎么教幼年的孩子学习的?答案就有点让人怃然了。教孩子识字读书,那是作为私塾先生的丈夫王天叙的事情,母亲难得认识几个字,你让她怎么教?稍一探究,我们会发现,过去的母亲的一种伟大的品质,也体现在岑夫人的身上。非常简单:我做好我的事儿,你做好你的事儿。

岑夫人常常坐在窗户边纺绩,年少的王华就坐在母亲旁边读书。有一次,县里正搞迎春的活动,非常热闹,邻居家的孩子们全都跑去观看,只有王华坐在那儿坚持读书不停止。岑夫人对他说:“你不去看一会儿吗?”王华说:“母亲你错了,观春怎么能比得上观书呢?”岑夫人听了非常高兴,说:“孩子你说得对啊,是我说错了。”王华能够摒弃喧闹专心读书,当然与他的资质和禀赋有关,但这中间,母亲长期的耳濡目染却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榜样作用:我的织布是专注的,我如果三心二意,那布也肯定织不好。她以那种自然而然的行动给孩子以教益:我织布就一心一意地把布织好,这是我的工作,你读书也一样,那同样是你的工作。性质虽然不同,但做事用心专一的道理却是一致的。所以,对于这样的母亲,识字与不识字,有文化与没文化是次要的,关键在于通过自身的处事方式,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孩子。孩子具备这方面的意识和习惯了,学习自然差不到哪里去。

伟大的作家老舍记忆中的母亲,也是不识字的。但不识字却并不妨碍她的做事。在老舍的回忆中,为了养活几个儿女,他的母亲格外辛苦,“为我们的衣食,母亲要给人家洗衣服,缝补或裁缝衣裳”,所以,“她的手终年都是嫩红微肿的”。老舍母亲所做的这些活,在现在许多人的眼里都是卑贱的。那么,她是怎么做的?“白天,她洗衣服,洗一两大绿瓦盆。她作事永远丝毫也不敷衍,就是屠户们送来的黑如铁的布袜,她也给洗得雪白。晚间,她与三姐抱着一盏油灯,还要缝补衣服,一直到半夜。”哪怕是做一些属于佣妇的活计,老舍的母亲也是一丝不苟,严谨细致,从老舍充满深情的叙述中,可以看到这一点对她未来名满天下的儿子产生了多么大的影响。而哪怕是这样的辛苦劳累,她仍然对另一方面的“任务”也是兢兢业业,严细认真:“她终年没有休息,可是在忙碌中她还把院子屋中收拾得清清爽爽。桌椅都是旧的,柜门铜活久已残缺不全,可是她的手老使破桌面上没有尘土,残破的铜活发着光。院中,父亲遗留下的几盆石榴与夹竹桃,永远会得到应有的浇灌与爱护,年年夏天开许多花。”就教育孩子而言,一个妇女有没有文化是次要的,最重要的,就是这份敬职,这份坚守,它会通过一言一行渗透在孩子的心里,不但成为他的记忆,也成为他行事的规范和原则。

这样,最让人感动的以教育的身份出现的母亲的形象就带上了生冷的说教难以替代的温馨:窗户旁边,母亲低着头,专注地织她的布,孩子不敢打扰忙碌的母亲,轻轻地依过来,坐在母亲的旁边,读他喜欢的书,这是王华受到的最初的教育;“与母亲相依如命的是我与三姐。因此,他们做事,我老在后面跟着。他们浇花,我也张罗着取水;他们扫地,我就撮土……从这里,我学得了爱花,爱清洁,守秩序。这些习惯至今还被我保存着”。这是老舍受到的最初的教育。正是这些教育,塑造了一个人的心性,养成了一个人的习惯,铸就了一个人的品性,并最终决定了一个人的高度。还是用老舍的话:“母亲并不识字,她给我的是生命的教育。”作为生命,当然应该享受生命的教育,而不是分数的教育,不是欲望的教育,不是功名的教育,不是权财的教育,不是最为可笑的出人头地、争高名次然后将别人踩在脚下的教育。

一个蓬头垢面的母亲能指望孩子做什么?一个沉溺网络的母亲能指望孩子做什么?一个飞扬跋扈的母亲能指望孩子做什么?一个玩世不恭的母亲能指望孩子做什么?一个敷衍工作的母亲能指望孩子做什么?今天,最糟糕的现象就在这里:父亲母亲不像样,却奢望孩子优秀,一旦不优秀,就是学校和老师的责任。其实,学校和老师,永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

以前,常常见到类似的现象:一个家庭,贫困,贫寒,贫乏,父母都是目不识丁,孩子品性和学习却都不错。究其原因,还是首先在于父母自己在艰难的日子里操行上的坚守。今天诸多有文化的母亲在担心什么?她们首先担心的是孩子的功课加深之后的无法辅导。需要母亲辅导吗?不需要。需要的,只是你认真扮演好你的角色罢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后感大全 » 作为榜样的母亲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